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210阅读
  • 2回复

四川美协理事、乐山师范学院美术学院院长李开能国画评论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铜山愚公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7
    李开能把自己定位为传统延续型。传统不是复古、复制,照搬古人永远进入不了学术的视野,其本质在于基于传统的笔墨形式,遵循其自身的发展规律向前演进。与民间、现代派一样,传统主义者也直指当代。传统是李开能作画的根,在守住传统精魂的基础上,他又广泛借鉴和吸收民间和现代派许多有益的东西,为我所用,绝不固步自封。

李开能:传统是根
/白晓金 
    艺术史家贡布里希有言:“艺术史好比一串珠项链,艺术家丰富着它。”而要成为这艺术“项链”中的一粒“珠”,既不为艺术家所想象,也不被评论者所决定,而是由历史所选择。而历史选择艺术家的前提则是,他(她)必须具备开拓的勇气和创新的实践。
    从就读于西昌师范学校美术班,到如愿以偿进入四川美术学院深造,再到乐山师范学院美术系任教至今,李开能始终求索不止,创新不已。他的画,无论是点子山水,抑或是泼墨荷花,还是构成花鸟,在乐山,在四川,乃至在全国,都是个性鲜明、别具一格的。这种个性鲜明、别具一格,以传统为底,以当下为面,闪动着思想的光泽,回荡着情感的鸣响,这也正是他的作品能在各大赛事中频频获奖的原因所在。试问他能否凭借着自己的戛戛独造占据艺术史之一角,不得而知。但他始终在革故问新,矢志追求着绘画的学术价值,也就不断地丰富着进入艺术史的前提,这是最为难能可贵的。
点子山水
    点子山水的始作俑者为宋代的米芾和米友仁父子,世称“米家山水”。点子堆积,加之水墨韵化,山气氤氲,清润之风扑面来。
    当代,大画家唐允明对这种传统水墨点进行了大胆变异和改造。这种变异和改造不在点子本身,而在点子的运用上。其笔下的山,全用密密麻麻、凌空点就的点子构成,其画上的树,除繁复的枝干外,叶子也用密点积累而成。
    唐允明是李开能就读于四川美术学院国画系时的老师,也是对他影响最大的老师之一。初看唐老师的画,李开能觉得新固新矣,惜大气不足。但不久以后,密集的细点中所蕴含的张力和厚度便震撼了他的心灵,擦亮了他的眼睛,不仅改变了他对山水画的认识,还直接影响到了他的山水画创作。
    艺术切忌重复,贵在独创,齐白石所说的“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实乃至理名言。唐、李二家点子山水,同中有异,异中有同。构图饱满,色彩明丽是其同,其异则表现在:唐“点”恣情纵笔,随意挥洒,变化多端,大气淋漓;而李“点”则正襟危坐,一丝不苟,理性内敛,厚重朴实。
    李开能画点子山水,先用淡墨点,再用浓墨积,最后敷色,墨色相积,山之轮廓起伏自然形成。也许正因为舍弃或简化了山之细节,才强化和突出了山之为山的神和魂。在其不同的作品中,这种山之神魂又被作者赋予了不同的色彩,或青,或绿,或黄,或蓝,或其它,或者一任“墨分五色”。在沉思默想中,又见风过林间,大雁飞鸣,鱼翔浅底,野鸭戛烟……动静相生,阴阳相谐,“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但静和幽正是其作品所传达出的美感之一,更在于静幽后的博大,博大中的深沉,深沉间的咏叹。
    绘画的文学性是传统水墨的长项,也是其弱处。李开能在创作中并不反对文学性,但这种文学性是建立在绘画之所以为绘画的视觉效果的基础之上的。
    1988年,湖南美术出版社策划出版了《中国高等美术学院中国画集》系列丛书,在《四川美术学院分卷》中,收有李开能的一幅点子山水作品,能够与自己敬重和尊崇的恩师同上一本检验美术学院创作水平和成果的画册,他感到有点出乎意外,可能这也是对他既能入、亦能出,承继前人、自成风貌的最大褒奖吧?
泼墨荷花
    1989年,李开能从四川美术学院毕业后,便到乐山师院美术系任教,从这一年到1996年,他的山水画一只延续着大学里的思路。
    1997年,他的创作从山水画转向了花鸟画。这种转向一方面是不想让在大学里所打下的扎实的花鸟画功夫因年深月久而荒废掉;另一方面是因为画点子山水太花时间,太费功夫,太耗精神,太损体力。以同画一幅八尺大画为例,作点子山水要一周的时间,而画“泼墨荷花”则只需一天。
    画点子山水的费时费力使李开能懂得了一个道理:“画画也是劳动。”审视当下之美术界,正因为许多人忽视了这个简单的事实,所以急功近利者多,心浮气躁者多,哗众取宠者多,结果,昙花一现者也便不会少。
荷花是中国花鸟画的传统题材,名家辈出,各领风骚。如何走过传统列阵,打通绘画路径,创造艺术语言,敞开性灵心扉,便成了当时他孜孜以求的目标。历经一番寒彻骨,他终于从注重笔墨关系、强调空白处理的传统营垒中走出,确立了大写意、打泼墨、大格调、独树一帜的荷花形象。
    李开能画荷叶,先用浓淡适宜的水墨铺陈,趁其未干,再用浓墨圈边,燥笔散锋点虱,不仅以独特的笔墨写就了荷叶的形质脉理,而且构筑了丰富的空间层次。浓与淡的对比,干与湿的映衬,偃仰向背,开合避让,这样,无边莲叶便具备了厚重的内蕴、磅礴的气势和强烈的节奏,似要搅动下面的池水。相对于荷叶的散乱多变,水波则规整统一,是微风吹皱一池春水的清凉感觉。在不变莲叶和满幅池水的挤压下,白色或红色的荷花放眼而来,分外夺目。这是压抑中的张扬,紧张后的释放,沉痛里生长出的灼人之花。画中低飞的水鸟、出水的游鱼似乎正传达着这难于言说的审美愉悦。
    李开能的泼墨荷花是传统笔墨加上当代品格的结晶。这种创造,既为他本人所自赏,也为他人所看重,后来,他又把这种经验引入到了他的山水画创作之中,或者山水花鸟杂糅的画中,别具风姿,多有可观。
画家之思
    当代中国画界,传统、民间、现代三派鼎足而立。然而三者之间不也是泾渭分明,截然对立的,而是普遍存在着交叉感染、相互渗透的情况,有时界限甚至相当模糊、混沌,加之不同画家在不同时期取法和观念的变化,更给其分门别类制造了困难。
    李开能把自己定位于传统延续型。传统不是复古、复制,照搬古人永远进入不了学术的视野,其本质在于基于传统的笔墨形式,遵循其自身的发展规律向前演进。与民间、现代派一样,传统主义者也直指当代。传统是李开能作画的根,在守住传统精魂的基础上,他又广泛借鉴和吸收民间和现代派许多有益的东西,为我所用,绝不固步自封。
    李开能刚踏进川美之际,正值“八五”思潮进行正酣之时。从1980年至1985年这短短5年的时间里,一个美术运动接着一个美术运动,一种艺术思潮承继着一种艺术思潮,基本上把西方一百年“流派纷呈、主义众多”的美术史在中国又翻演了一遍,时任文化部部长的著名作家王蒙曾多次提及国内美术界的喧嚣与热闹。走过“八五”,无论毁誉,这对李开能扩大视野、开拓胸襟,确立不为物拘、兼收并蓄的艺术品格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也正因为有着这种艺术品格,他才能有着从点子山水到泼墨荷花再至构成花鸟的不断出新和转换。李开能认为,历史滚滚向前,现实中的画家绝不可能原地踏步,对当下的体验和思考也会随着历史的步履日趋丰富和深入,其笔下的线条和颜色也应相应地呈现出多样的面貌。绘画的过早定型,不断地重复自己,只是意味着其艺术生命的停滞和终结。
    李开能告诉笔者,他下一步打算画一批独具当代品格和个人思考的花鸟画作品,并尝试进行人物画的创作。在此,笔者盼望着这些作品能早日问世,并带给人们新的惊喜和感动。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真实姓名:白晓金
地址: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岷河南街36号9幢17单月4楼1号
电话:13981387722  (0833)2608255
QQ:852261850
Email:xiaojinbai@hotmail.com
离线朝树青山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6-11-12
楼主你太好了








普林艾尔  http://www.preair.cn小店出售各类空气处理设备,淘宝店铺搜索“方凌电器”就可以找到。
离线朝树青山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05-17
顶下再看哈








川岛电器  http://www.kawasima.cn 川岛电器授权代理,淘宝店铺搜索“方凌电器”就可以找到。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