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47阅读
  • 1回复

也说书法中的主笔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23
威望
140
经验值
118
好评度
115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楼 发表于: 2015-11-25
                                                                                                                              也说书法中的主笔

                                                                                                                                    郭有生

       法中大凡谈到结字,就不会忘了主笔。一个字的主笔,大家知道不过是书家时常选择的横画、竖画、撇捺、戈钩和浮鹅钩等罢了。

       主笔的出现,让我们明白了一个字的笔画有主次之分。主笔一般来说,自然要写的长一些或者更重一些,要更有视觉冲击力。因为强度总是引人注目的一个因素,拔地而起的高峰,惊天动地的霹雳,独秀群星的月亮,哪一个不是如此。主笔当然是一个字的主帅,具有统领作用。清朱和羹《临池心解》中说:“作字有主笔,则纪刚不紊。写山水家,万壑千岩经营满幅,其中要先立主峰,主峰立定,其馀层峦叠嶂,旁见侧出,皆血脉流通。作书之法亦如之,每字中立定主笔。凡布局、势展、结构、操纵、侧泻、力撑,皆主笔左右之也。有此主笔, 四面呼吸相通。”

    但也有人认为,一些笔画虽短小,也可做为主笔, 某学者在《楷书“主笔”很重要!》一文中说:“点是楷书笔画中最小的笔画,但有时照样可以作主笔。如‘兵’字的下部两点、‘令’字的下点均为主笔。‘兵’字两点,椅角之势,力量匀称,支持着整个字。‘令’字的撇捺固然是主笔,因此粗重而且上覆下,但它们的所有力量全压在竖点上,所以此点特粗壮,比捺还重,可见此点在‘令’字中是第一主笔。另外,竖钩和横钩、心钩也能作主笔。如‘风’字的撇与抛钩左右对称,组成上覆下的主笔。有时主笔与次主笔的呼应,可形成动势。如‘诚’字的戈钩贯穿全字,左边的撇支撑戈钩,全字向右上仰望,很像推铅球的姿势,众星供月般仰望右上之点。这一点是全字的核心主笔。‘传神全在小中收’,就是说的点的重要性。有的笔画虽不是重心所在的主笔,但决定着态势,也要视同主笔。如‘寸’字的点,位置及向背态势对整个字的成败起决定性的作用。再如‘室’字,‘室’字上点重写与横钩相配,如重物将下部死死压住,起到了平稳的作用。此字下横不放,增加险情,稳中见险。”这些认识开阔了我们的思路,比如一个字笔笔都是重笔,那么有一轻笔必然凸显出来成为主笔。

    主笔往往和其它次笔形成对比,比如主粗次细,主长次短,主欹次正。比如我们常见主笔与次笔一欹一正,刘熙载在《艺概·书概》中说:“书宜平正,不宜欹侧。古人或偏以欹侧胜者,暗中必有拨转机关者也。《画诀》有‘树木正,山石倒;山石正,树木倒’,岂可执一木一石论之。”在对比中,主笔会凸显在众笔之中,好似万绿丛中红一点;在对比中,主笔的特点、意味也会更鲜明,就像大江在一夜小舟的反衬下越发显得波澜壮阔;在对比中,主笔也会似重峦叠嶂、林暗水明中的主景,是丰富多彩,变幻无穷的景色中浓重的一笔。

       有时主笔以展示风格,次笔以求得变化。比如隶书风格的飘逸,依凭那具有波势的笔画而产生,这些笔画多为主笔——横画或撇捺,我们观赏起来,总会感到或如轻云出岫,随意卷舒;或如野鹤闲鸥,飘飘欲仙;或如春柳风拂,摇曳多姿。或者说主笔以突出书法主题,次笔丰富了思想情感的内含,就像《西厢记》中的主角崔莺莺,你听那一步步导入主题的心声:“花落水流红,闲愁万种,无语怨东风。雪浪拍长空,天际秋云卷。东风摇曳垂杨线,游丝牵惹桃花片,珠帘掩映芙蓉面。娇羞花解语,温柔玉有香。(空撇下)碧澄澄苍苔露冷,明皎皎花筛月影。”


    主笔是一个字的高潮部分,因此是最引人注目、最富有表现力、内涵最丰富的、最震撼人心的笔画。没有这样的高潮,就像一首诗起承转合,缺少“转“;一篇小说缺少”破梗“;一曲歌曲没有华彩段。主笔也应是最富有书家情趣的笔画,你看有戈戟铦锐笔画的《甘谷汉简》,不正是这样吗?主笔的变化会牵动次笔的变化,就像常以帝王将相为主要人物的小说,忽然主角变成西门庆了,于是金瓶梅三个女人也就风光无限,类似潘金莲听说李瓶儿的儿子官哥病亡,而骂骂咧咧的俚词俗语,也随处可见:““贼淫妇,我只说你日头常晌午,怎的今日也有错了的时节?你班鸠跌了弹,也嘴答谷了;春凳折了靠背儿,没的倚了;王婆子卖了磨,推不的了;老鸨子死了粉头,没指望了。”

    主笔的选择也和体势相关,邹志生在《书法结构与章法中的审美哲学》一文中说:“主笔的走向,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或左右着体势的纵横。篆书字形多为纵向,它的主笔竖向多于横向,主笔上耸下垂,次笔随之,以增加字的长度;隶书多为横势,它的主笔横向多于竖向,书写时主笔左右分张,次笔随之,以增加字的阔度;楷书字形多为方正,横、竖、撇、捺各种笔画依据不同情况不同对待,都可作为主笔慎重书写,以求结构的合理和美观。”同时形成纵势的主笔,也使文字显得挺拔高耸;形成横势的主笔,也使文字显得稳健雍容。而且许多主笔,可以打破文字的拘谨,而显得舒展、大方。黄庭坚书法中的“长枪大戟”,就很耐人寻味。横向的主笔,也像高空中踩钢丝的人那手中的长杆,有平衡作用;纵向的主笔,像一桥飞架东西的大桥那桥墩,有支撑作用。

    主笔有习惯性主笔,与创意性主笔。如一个“三”字,习惯性主笔是第三横。而“至”字的习惯性主笔也是最后一横,但倘若为了达到某种艺术效果而以第一横为主笔,则是创意性主笔。创意性主笔,往往表现的是一种超常性的结体,人们看来也许是丑的,但丑总是千姿万态,给人们一种新鲜感,一种奇趣。《板桥题画·石》写道:“米元章论石:曰瘦,曰绉,曰漏,曰透。可谓尽石之妙矣。东坡又曰‘石文而丑’,一丑字则石之千态万状皆从此出。彼元章但知好之为好而不知陋劣之中有至好也。东坡胸次,其造化之炉冶乎?燮画此石,丑石也,腴而雄,丑而秀。弟子朱青雷索予画不得,以是寄之,青雷袖中倘有元章之石,当弃弗顾矣。”这道理岂不和书法相同吗?

    主笔一般为一笔,最多不超两笔,如撇捺同为主笔。隶书中所说“燕不双飞”也是这个道理。为了突出主笔,应当讲究笔画的收放,如“多”字,末尾一撇放为主笔,其它三撇当收为次笔;也要讲究揖让,如“牋”字,第一钩当揖让而又短并不出钩尖以留足位置,这样第二钩才能舒展挑出。

    在结字中,那些合体字有多个偏旁组成,网络资料说:“偏旁是合体字的结构单位;又称部件,是由笔画组成的具有组配汉字功能的构字单位。”因此一个合体字也有主部与次部的区别。一般来说,也是最引人注目的部件就是主部。为了突出主部,可以采用多种手法,如我们一般的结字规律是上紧下松,你如果变为上松下紧,使“罪”、“業”等字的“四”和“业”等因疏而大就成为主部了。再如“唯”字,一般“隹”是主部,但如果使“口”这个部件小者更小,反而引人注目而成主部了,这是以反常来突出。还有一些对称之字如“林”、“羽”等,打破对称,大者为主部。

    主与次,是主与宾的关系,主必然是趣味中心,是书法构成意象的关键部分,是我们审美趣味的主要载体,因此不可忽略。


                                                                               2015.11.25夜写于陕北榆林文化散文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发帖
1762
威望
3534
经验值
3532
好评度
3529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8-09-17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威望+2
 
上一个 下一个